Matt 的 IHOP 行走日誌Subscribe Now

About Matt

IMG_4685

Matt (on the right) with one of his mentors, Mr. Tom Feist


Chao-Hung Hsu (Matt)

Intercessory Missionary for Asia

Matt is an intercessory missionary who has a heart for restoring Father’s heart in Northeast Asia with 24/7 prayers and justice work. To be more equipped, Matt had completed the internship of IHOP-KC (International House of Prayers- Kansas City). He has ever since devoted himself to the Heart of the Father, Intimacy with God, Inner Healing and Devotional Prayers

關於自己 —  一段九年的路

大約在信主的第二年,我開始有個感動,神似乎在呼召我進入大學校園從事福音工作。

問題是,我一直覺得自己無法清楚聽見神的聲音,這也是我信仰中最大的掙扎之一。因此,當神這樣呼召我時,雖然心中充滿感動,但總是有些忐忑 — 這可是關乎一生的決定,萬一搞錯了怎麼辦? 但如果真是從神而來,又怎麼辦?

因著對校園事工的熱情,縱使心中總有些揮之不去的疑慮,我開始走上學術的路,希望成為一位大學教授。也開始用盡所有自己知道的方式,希望能夠更明白神的帶領。我相信,神是愛我的,如果這不是祂的旨意,祂會讓我知道。屆時只要即時轉換方向,一切都還來得及。

我決定從財務改念法律,一個我真正具有熱情的學科。神也讓我順利地進入法研所。我發現自己非常喜歡學術研究,各種法學理論都深深地讓我著迷,成績也不錯。幾次的教學機會,也都獲得不錯的回應。教會的青年對我有著一定程度的信任和歡迎,牧者和屬靈長輩們也認為我適合從事校園工作。我心中開始有些篤定,覺得也許這真的是神所預備的道路。

在台灣,大學教授最好能夠有博士學位。因此在畢業後,我決定出國。為了更完整地裝備自己,我先工作了一陣子以了解實務運作,並在兩年後辭去職務,專心地準備出國。在美國,法律的博士班申請必須先擁有一個當地的學位。神也再次的開路讓我進入一個我認為不可能申請到的研究所。在畢業的那一年申請博士班時,我開始有了些信心,相信這是神的帶領。

但兩個月後,我發現我被所有的學校所拒絕。雖然沮喪,但其實並不意外。全美法學博士班的名額本來就相當的稀少,且大多位於排名前20的學校。我沒有律師執照,沒有任何學術資歷,更沒有發表過任何的文章。在眾多強者的環伺下,被刷掉其實是很正常的事。然而,我對神的旨意開始有著些許的困惑。又一次的,我來到了神面前。這次,神不只重新給了我勇氣,更給了我神蹟。在接下來的六個月裡,我通過了紐約州的律師考試,成為波士頓大學法學院的訪問學者(visiting scholar),並在台灣的法學期刊發表了兩篇文章。「這真的是神所引領的路!」 我心中是這樣吶喊著。2012年的春天,在九年的預備之後,我相信自己終於等到了收割的季節。

但神似乎開了我一個大玩笑。我再次接到一封又一封的拒絕信。雖然總是在禱告或聚會後,充滿希望地重新期待著下一次的通知,但總是無法如願。隨著時間的過去,沮喪、困惑,甚至是憤怒慢慢地湧上心頭。我不了解,神所預備的路為什麼會是這樣的結果。我苦苦地思考著每一個環節,不斷地反覆檢視,到底是在甚麼時候誤聽了神的話。沮喪的是,我發現我確實已用盡了一切能夠的方式,試圖跟隨神的帶領。我開始問神,如果這不是祢的路,為什麼不早點用我可以知道的方式跟我說? 我不是盡了一切的努力,嘗試明白祢的旨意嗎? 這一路上得到的印證又算甚麼? 這一切都是為了祢的國度而作的,為什麼要這樣對我? 而神似乎消失了。我所得到的回應,只有一片的死寂。

受到過去的影響,我的自我形象其實相當地破碎。在信仰的路上,也不斷的在罪中掙扎。因此,我總是覺得自己不夠聖潔,也不夠追求。在這樣的背景下,我開始覺得這一切會發生其實是因為神討厭我。祂花了九年的時間,就只是為了確定我把我的髒手移開祂的國度。我開始對神感到恐懼,更感到可悲 — 因為抵擋我的,不是這個世界,而是神祂自己。到後來,我連跟神生氣的力量都已經失去。我覺得自己一事無成,也厭倦了信仰上的不斷掙扎。我徹底的輸了。看著緩慢駛近的地鐵,我想,只要再往前一步,就可以結束這一切。

諷刺的是,縱使非常地不情願,在我心中,我依然認為,如果有任何人可以救我,那只有神。縱使神如此地討厭我,祂仍是我唯一的希望。如果聖經所說的都是真的,也許,我還有救。

在這樣的情況下,我來到了IHOP。先是8天的Immerse,然後是半年的Intern。

然後神真的救了我。

神真實地走進了我的生命。紛亂的想法和狂躁的情緒漸漸地平息,心中開始出現一種沒有過的平靜。一點一滴的,神對我的情感變得真實。也很自然地,開始聽到神的聲音。我逐漸地從過去的陰影中被釋放出來。神的愛溫暖且持續地進入我的心,不斷地醫治著過去各種的傷害。第一次,在20年之後,我在禱告室裡哭得像個孩子。我開始享受和神之間前所未有的親密。許多信仰上的掙扎和壓抑,逐一地得到釋放。我開始在神面前放鬆,身上的重擔也不斷地被神挪去。我只覺得好輕鬆。終於,我找到了永遠不用擔心失去的愛,也找到了自己生命的價值。

神也讓我看見,曾經的許多遭遇,其實都是讓祂進入我們生命中的機會。如果不是因為九年的過去,我將無法經歷現在的生命。如果不是神把所有的門都關上,我不會來到IHOP。我將繼續活在自己的世界中,試圖用各種的成就來證明自己。也許我會成為大學教授,但有一天,我的破碎將吞噬自己。而對神來說,重要的是我,不是我能為祂做些甚麼。祂的兒女比任何事物都來的重要。神渴望醫治我,渴望我能知道祂的愛,和祂對我的喜歡。問題是,雖然祂甚麼都可以給我,但祂無法強迫我去接受。因此,神暫時性地關閉我生命中所有的道路,使我停下來,看見自己生命中的問題。這所有的過程,其實全是為了使我能夠與祂真實相遇。當我真正地認識祂時,我也將找回我自己。

神也讓我看見,有一天,當我遇見類似遭遇的人時,我將能夠理解,那種為了神全然擺上卻遍體鱗傷的痛。我將能夠安慰他們,知道如何陪伴他們一同走過。

終於,我開始明白,我可以不用活在任何的恐懼或憂慮之中。因為,祂聽得見我,也比我更了解我。也許有些事我並不明白,但祂一定有個好理由。因為,祂是愛我的。而我,也永遠都在祂的愛中。

 

如果您想進一步了解之後神對我的呼召, 請點選此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