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om the BlogSubscribe Now

翻譯生活

回到台灣滿一個月了。在這個等待的季節裡,很感謝神給了機會,協助翻譯一些IHOP的講道和教材。 翻譯的過程並不複雜。每次拿到新的材料時,我會先讓自己一邊聽講道一邊進行,以求更深地理解作者的原意。完成之後,再把所引用的中文經文一句一句的貼上,最後校稿。 這真的是神很大的禮物。我不是專業的翻譯工作者,能夠有這樣的機會,本身就是一種祝福。同時,在翻譯的過程中,最先學習到的人,其實是自己。許多的材料,都讓自己有很多的獲得。 翻譯其實是咀嚼作者的意旨後,用自己的話說出來。因為如果只是將文字轉為另一種語言,常會得到一些令人哭笑不得的詭異中文。另一方面,最後的成果也不能偏離作者的原意。也因此,翻譯中常常需要去反覆思考一個句子,尋求神在當中真正的心意。 當這樣的過程不斷重複時,有時還真的不是那麼的浪漫。 今天晚上翻譯時,突然想到,那些翻譯聖經的人,又是一個怎麼樣的心情呢。 那樣的壓力應該是很沉重的吧。在翻講道時,我常在意自己是不是扭曲了作者的原意,進而可能使讀者產生錯誤的認知。真的無法想像,如果翻的是聖經,那會是多大的壓力。而且,在完成時,其實並沒有太多的人會去注意到他們的付出。是多大的愛,讓他們願意這樣默默地擺上?神的國度中,又有多少像這樣謙卑的無名英雄? 應該是一群被神的愛所深深吸引的人吧。 因著被愛,所以渴望用自己的生命來回應這樣的愛,也渴望著別人能夠經歷到這樣的愛。 期待有一天,也能夠被這樣的愛所充滿,在其中,找到自己真正的生命。 Read more [...]

IHOP實習課程 Track 2 實習見證— 醫治事工 (Healing Ministry)

Track II的重心放在各種事工實務的學習。每個禮拜的主題都不太一樣,從禱告事工、先知預言(Prophecy)、醫治(Healing)、釋放(Deliverance)到傳福音(Evangelism)都有。除了課堂上的教導外,也有許多實際操作的機會。 這兩個禮拜剛好都是醫治事工的實習。 實習和正式的醫治事工一樣,三個人一組,每個人都有機會擔任組長。但小弟不才在下第一個禮拜有些小遲到,抵達時大家已經分組排排坐好了。正想說是不是該切腹去應徵病人時,帶領的同工很親切地問我說要不要試試看浸泡禱告(Soaking Read more [...]

其實,神很喜歡你 2 of 2

所以,神很喜歡你。 而我們所面對的問題在於,這些都是在靈裡所發生的事。所以,我們無法用自己的感官或情緒來體會。我們能知道這一切的唯一途徑,是祂的話語。當神透過祂的話,藉著聖靈,將這一切啟示給我們時,我們將能在生命中真實地經歷這些不同。這是個一生的旅程;好消息是,神渴望幫助我們,陪伴與我們一同走過這一段改變而更新的路。 很多時候,神喜歡我們的這個事實並不是那麼地容易接受。因為這可能與我們過去所經歷的完全不同,我們也已經習慣了靠著肉體和情感所累積的經驗活著。縱使重生,我們的肉體仍舊是軟弱的,情緒上也依然存在著許多的創傷。但透過神的話語和聖靈的幫助,我們的情緒和肉體將慢慢地被改變和更新  Read more [...]

其實,神很喜歡你 1 of 2

很多時候,神比我們所能想像的,都來的溫柔。 祂並不像個教練一樣,冷冷地在一旁看著我們甚麼時候才學會我們的功課。祂是一個異常慈愛和有耐性的父親,知道如何一步步地帶領我們,在過程中不斷地給我們恩典、保護我們和鼓勵我們。祂不看結果,而是看我們的心。縱使總是沒有辦法作的完全,祂依然喜悅我們那一顆願意的心。 因為神喜歡你。 神喜歡我們的原因,首先就是保羅在哥林多後書所說的,「若有人在基督裡, Read more [...]

關於傾聽神的聲音 — 一段九年的路

大約在信主的第二年,我開始有個感動,神似乎在呼召我進入大學校園從事福音工作。 問題是,我一直覺得自己無法清楚聽見神的聲音,這也是我信仰中最大的掙扎之一。因此,當神這樣呼召我時,雖然心中充滿感動,但總是有些忐忑 Read more [...]

如何傾聽神的聲音

下面的內容是由一些自己的心得和與 Intro 的小組輔導(Core Leader)的討論內容整理而成,並不是Intro或IHOP-KC課程的正式內容,但依然希望能夠提供一些參考。 「3 他 使 我 的 靈 魂 甦 醒 , 為 自 己 的 名 引 導 我 走 義 路 。4 我 Read more [...]

IHOP實習課程 Track 2 實習見證— 與一位父親的對談

原本以為只是一段很簡單的閒聊而已。 對方是在Track 1時幫助我很多的一位弟兄。Track 2之後,互動的機會減少了許多,一直覺得該找時間好好聊聊。也想請這位弟兄喝杯咖啡,聊表自己的謝意 (結果弟兄很客氣,還是沒讓我請)。 坐下來,聊得很開心,很美好的一段時光。我請教他一些信仰上遇到的瓶頸,他也透過經驗給了我許多寶貴的意見。 已經夠好了,但神總是那麼地出人意料。 我和我父親從小在情感上相當的疏離。過去的一些事件,實質情感上交流的缺乏以及言語上的傷害,我和父親在情感上幾乎是斷絕的。許多的傷害和負面情緒長期地蓄積在我的心中,自我形象和人際關係都存在著許多毀滅性的極端。兩年前父親信主之後,彼此的關係開始有了顯著的進步,但過去的事情和影響總是揮之不去。 因為在Track Read more [...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