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HOP實習課程 Track 2 實習見證— 醫治事工 (Healing Ministry)

Track II的重心放在各種事工實務的學習。每個禮拜的主題都不太一樣,從禱告事工、先知預言(Prophecy)、醫治(Healing)、釋放(Deliverance)到傳福音(Evangelism)都有。除了課堂上的教導外,也有許多實際操作的機會。 這兩個禮拜剛好都是醫治事工的實習。 實習和正式的醫治事工一樣,三個人一組,每個人都有機會擔任組長。但小弟不才在下第一個禮拜有些小遲到,抵達時大家已經分組排排坐好了。正想說是不是該切腹去應徵病人時,帶領的同工很親切地問我說要不要試試看浸泡禱告(Soaking Prayers)。 浸泡禱告是醫治事工前階段的預備過程。當弟兄姊妹進入醫治室(Healing Room)時,會請他們先填寫資料,例如姓名、可不可按手在頭上或肩上、願不願意讓不同性別的同工服事、疼痛的程度等。然後請他們在一個區域坐著等候,並送上聖餐讓弟兄姊妹領受。醫治室中有同工演奏著輕柔的音樂,弟兄姊妹可以放鬆地與神親近。同時,會有同工走到座位的後方,按手為他們祈禱,這就是浸泡禱告。 等候區中很快地就坐了一些人。帶著些許的緊張,我開始走到他們的身後,小聲地取得同意後,輕輕地把手放在他們的肩上。出乎意料的,我開始感覺到聖靈在每個人身上不同的工作。有的人是一陣溫暖的微風,有的則是一股迷人的香氣。有的是清冽的池水,有的是醇厚的膏油,也有的是湧流的泉源。我驚喜地發現,神是如此地愛著每一個人。而且,祂的愛是如此地的特別,對每個人的方式都不盡相同。相同的,是祂豐厚的慈愛和關懷。從祂而來的愛平靜而溫暖地澆灌在被服事的對象上,也不斷地流淌在自己的心中。這一刻我開始明白,在服事的過程中,受到祝福的,其實也包括了自己。 再一次地,如此深刻地經歷到在祂裡面的美好。 第二個禮拜,正式加入了醫治的小組。一起搭檔的,是一位弟兄和一位姐妹。心裡有些緊張,也有些期待,希望真的能夠看到神蹟發生在自己眼前。 醫治事工在流程上並不複雜。坐下後,先簡單詢問大概的症狀,並在取得同意後,讓其中一位組員用手蘸少許的油膏抹在對方額頭上,然後就開始禱告。結束時,會請對方試著感覺疼痛是否還在,或作一些之前沒有辦作的動作等來確認是不是得到醫治。 第一位弟兄因著過去的一些呼吸道感染,和內耳連結的通道有些無法除去的阻塞,腦中的氣壓因此也不是那麼的平衡。看得出來這個不舒服的狀態已經困擾了他好一陣子。遺憾的是,在兩次禱告之後,依然沒有明顯地改善。雖然醫治與否是神的主權,與服事者或被服事者的信心或靈命無關,但還真的有些小遺憾。 但神真的是信實的神。之後的一位弟兄是位慈祥的長輩。若干年前,因著病毒感染心臟的緣故而引發心臟病。之後雖然已植入調整器,但依然有心律不整的困擾。在為這位長輩禱告時,心中有種異常地平安。不過在禱告結束後,大夥開始面面相覷,不知道該如何確認症狀是否改善,畢竟總不能現場大家直接「開心」一下。這時突然想起中學時學過把脈量心跳。弟兄也很大方,讓我直接抓著他的手腕。一開始,脈搏很明顯地有些紊亂。這讓我心裡有些沉重,不由自主地就在心中禱告了起來。奇妙的是,就在那一瞬間,脈搏的跳動開始恢復了正常。感謝主! 另外有位韓國籍的弟兄,因著這幾天鏟雪的緣故,起床後頸部相當疼痛,連點頭打招呼都有些困難。這在重視禮教的韓國社群中,著實為他帶來了不少的困擾。在和另一位同工接替的兩次禱告後,雖有些改善,但依然不太能夠動作。然而就在第三次的嘗試後,不但只剩下輕微的痠痛,脖子也開始可以轉動自如。同時,有些人雖然沒有獲得明顯的改善,但在醫治的過程中,也真實地經歷了神明顯的同在,以及肢體中溫暖的愛和關懷。看著他們滿足地離開,我們心中也被神的愛所深深地感動。 感謝神,因著祂的信實和慈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