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om the BlogSubscribe Now

原來,我們都上了一種名叫耶穌的癮

這陣子其實有很多的掙扎。 原因無他,Intern的生活就要結束了,而我,還不是很確定下一步。 感覺上,這段旅程才剛剛開始。進入這樣的禱告生活只有半年,情緒上的醫治也剛起步,要學的,仍有許多。雖然神已經開始真實地進入我的生命,但僅僅只是淺嚐而已,而IHOP,確實是一個相當適合經歷神的地方。 問題是,這樣的選擇有著不小的代價。R-1簽證至少要兩年。兩年後,自己更不年輕了,回到職場的難度也相對增加。過去已經花了許多時間走學術的路,這樣的選擇從而毋寧是一種奢侈。財務上將更加的困難,也將可能面對許多人異樣或不認同的眼光。更令我躊躇的,是我自己依然盼望著薪水優渥的工作和房子、車子等等。畢竟,與單單信靠神相比,這樣的生活似乎穩定的多。同時,我心中也有著依靠著成就來向旁人證明自己的渴望。因此,除了對未來的不確定和恐懼外,更有許多放不下的驕傲和野心。 面對這樣的抉擇,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是好。所能做的,只有在神面前不斷對訴說著自己的軟弱。告訴祂,我放不下,我,真的做不到。 掙扎了快一個半月後,一個晚上跟一位弟兄吃飯,他有著博士的學位,是對岸的大學教授,現在也在IHOP。我問他為什麼做出這樣的選擇時, Read more [...]

IHOP實習課程 Track 2 實習見證— 愛,原來如此美麗

神似乎總是在最想不到的時刻觸摸我們。 這幾個周末的實習是去弱勢兒童的照養中心。剛聽到的時候,心中還真的有些不情願。 原因無他,我從來就不喜歡小孩。 我不知道怎麼跟孩子溝通,對於會哭鬧的更是束手無策,也從不覺得他們可愛。這次要去的照顧中心,大多數孩子都有被虐待的歷史,心理上也因此都有一定程度的創傷和行為問題。因為一些奇怪的法令規定,這些孩子常常要在許多不同的照顧機構移居。在冬天,他們沒有辦法出去活動。這陣子,因為有些新來的孩子,彼此間的衝突變得更加劇烈。 說真的,還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。 很快地,星期六到了。照養中心在公路的另一端,大約10分鐘的車程。填完一些背景調查文件,沒多久,孩子們就被帶進來了。 一開始坐我對面的是一個比較大的孩子。去了趟洗手間回來後,原本的孩子已移到隔壁桌,坐在面前的,是一個六七歲的小男孩。本想隨著大孩子坐到隔壁,但聖靈似乎感動我留下來,祂告訴我,這是我託付予你的孩子。帶著些許的不確定,還是坐了下來。 這是個蠻有個性的孩子,從一開始,就不斷地抱怨著自己好累。當別的小朋友開始跟著帶動唱時,也只是趴在桌上無神地看著窗外,完全沒有想動的念頭。我突然覺得這個場景有些熟悉。小時候,我也是這樣的孩子。我的不配合,其實只是渴望引起別人的注意,希望自己能夠得到關心而已。 一時間,對這孩子有些心疼。我在他旁邊蹲下來,讓自己處在和他同樣的高度。 「喜歡這個音樂嗎?」 「我好累…」 「我知道,我只是好奇你喜不喜歡這樣的音樂,願意跟我說嗎?」 「我好累!!」 孩子推了我一把。七歲的孩子沒甚麼力氣;假裝被他推開,我順勢站了起來。感謝神,不到30秒的時間,孩子站了起來,開始跟著其他小朋友一起跟著音樂做動作。他轉過頭倔強的跟我說,「我現在一點也不累了。」我心裡感到一陣溫暖,不是因為自己成就了甚麼,而是因著他臉上開始浮現的笑容。他,其實只是需要被關心而已。   老師們開始發下紙張,讓孩子做成杯子。做好杯子的小朋友可以用來領糖果。孩子小聲的問我可不可以幫他。我跟他說,當然,讓我們一起做。我相信我們一起努力,我們一定可以拿到糖果。他放心了下來。紙杯的作法對個七歲的孩子來說似乎有點複雜。但在過程中,我總是希望他能夠參與。哪怕只是壓壓紙張的邊緣也好,我期待他能夠因著這樣的過程,感覺到愛,自信和滿足。 杯子做好了,我們開心地擊掌。我告訴他,你好棒,作的真好。孩子的嘴角輕輕地揚了起來。我想,他是滿足的。他開心地向老師展示著完成的杯子,開心地吃著巧克力和餅乾。 之後的勞作,我開始幫助另一個小女生,對這孩子一時間有些忽略了。等回過頭來,孩子已經重新趴回桌上,繼續地看著窗外。帶著些許抱歉的心情,我開始將注意力回到他身上,孩子臉上的神采很快地又活了過來。我想,至少在這個時刻,他是快樂的。 我突然發現,不知從何時開始,自己的心也是暖暖的。我發現這些孩子都好漂亮。不管長相、個性如何,神把他們都造的都好美。一時間,心中所想的,只有如何盡我一切所能,在這短短的時間,讓他們知道自己是被愛的,是重要的。神似乎藉著這些孩子,打開了一個開關。我只想竭盡所能,鼓勵他們、讚美他們,同時也謹慎地不讓他們過度依賴自己,期待他們能夠長大、成熟。 時間很快地就過去了。回到禱告室,我發現,衣服上的兩根帶子不知道甚麼時候被孩子打了個結。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回應,但心裡著實覺得好窩心。 閉上眼,我開始問神,早上這樣的經歷,是想要告訴我甚麼。 神開始輕輕地對我說,如果一個素未謀面的孩子可以如此深刻地觸動我,那一直以來,我又是多麼地讓祂感動。如果像我這樣不完全的人,都如此渴望竭盡所能地去愛;那像祂那樣完美的神,又有多少的愛和喜歡。 祂告訴我,我在祂的眼中,也是如此的美麗。而且,祂在愛我的時候,也是如此的毫無吝惜,沒有一絲保留。 祂知道我只是孩子。所以,在我不理會祂的時候,祂也只是微笑。因為祂知道,有一天,我將被祂的愛所感動。我會因此找到生命中真正的滿足,因為這是祂所賜給我的。 所以,縱使我轉頭離開,祂依然與我同在。 祂的眼光,總是注視著我。祂在乎我,想要保護我,知道甚麼對我最好。祂的心,因著愛我的緣故,單單地感到滿足。 雖然祂總是可以自己完成一切,祂依然選擇與我同工。因為,祂知道,這將使我成熟,使我進入祂美好的豐盛當中。祂渴望看見我臉上滿足的笑容,不在乎我真正做了多少,或是作的多好。僅僅是在我願意的那一刻,祂就想要給我一個大大的擁抱,告訴我,祂以我為榮。 原來,這就是愛。這就是恆久忍耐,這就是永有恩慈。當我把一切都當成自己的榮耀時,祂也依然微笑。因為祂知道,有一天,我將懂得感謝,懂得祂才是成就這一切的關鍵。當我學會將榮耀歸給祂時,祂將因此而欣喜不已。祂告訴我,如果孩子們這樣一個小小的舉動都可以讓我如此雀躍,我對祂那一點軟弱無力的回應又是如何地讓祂感動。 過去我一直沒有辦法了解,為什麼神自己過得好好的要創造人,給人自由意志,又千方百計的想要贏得他們心中最深層的愛。 現在,我終於開始知道,原來,愛,是如此的美麗。 原來,愛,能夠讓我們的生命如此的滿足。     Read more [...]

IHOP實習課程 Track 2 實習見證— 醫治事工 (Healing Ministry)

Track II的重心放在各種事工實務的學習。每個禮拜的主題都不太一樣,從禱告事工、先知預言(Prophecy)、醫治(Healing)、釋放(Deliverance)到傳福音(Evangelism)都有。除了課堂上的教導外,也有許多實際操作的機會。 這兩個禮拜剛好都是醫治事工的實習。 實習和正式的醫治事工一樣,三個人一組,每個人都有機會擔任組長。但小弟不才在下第一個禮拜有些小遲到,抵達時大家已經分組排排坐好了。正想說是不是該切腹去應徵病人時,帶領的同工很親切地問我說要不要試試看浸泡禱告(Soaking Read more [...]

關於傾聽神的聲音 — 一段九年的路

大約在信主的第二年,我開始有個感動,神似乎在呼召我進入大學校園從事福音工作。 問題是,我一直覺得自己無法清楚聽見神的聲音,這也是我信仰中最大的掙扎之一。因此,當神這樣呼召我時,雖然心中充滿感動,但總是有些忐忑 Read more [...]

IHOP實習課程 Track 2 實習見證— 與一位父親的對談

原本以為只是一段很簡單的閒聊而已。 對方是在Track 1時幫助我很多的一位弟兄。Track 2之後,互動的機會減少了許多,一直覺得該找時間好好聊聊。也想請這位弟兄喝杯咖啡,聊表自己的謝意 (結果弟兄很客氣,還是沒讓我請)。 坐下來,聊得很開心,很美好的一段時光。我請教他一些信仰上遇到的瓶頸,他也透過經驗給了我許多寶貴的意見。 已經夠好了,但神總是那麼地出人意料。 我和我父親從小在情感上相當的疏離。過去的一些事件,實質情感上交流的缺乏以及言語上的傷害,我和父親在情感上幾乎是斷絕的。許多的傷害和負面情緒長期地蓄積在我的心中,自我形象和人際關係都存在著許多毀滅性的極端。兩年前父親信主之後,彼此的關係開始有了顯著的進步,但過去的事情和影響總是揮之不去。 因為在Track Read more [...]

IHOP實習課程 Track 2 實習見證— 我的禱告服事經歷

Track 2到目前為止已經三個禮拜。在IHOP,Track 2的實習生會參與經歷神營會和主日崇拜的禱告服事。 之前在聚會中看到穿藍背心(IHOP禱告服事同工的制服)的同工時,我都覺得他們一定很屬靈或很厲害。但當自己第一次披上背心時,我才體會到,原來這些同工和我們一樣,都只是神所憐憫揀選的人。我們一樣都面臨許多的問題,生命中也仍然有許多的掙扎。在神的國度裡沒有所謂的強者或菁英,只有願意被神所使用的人。 剛開始服事時,真的很緊張,後來慢慢地我學會在當中跟隨神的帶領。每當按手在對方身上時,我喜歡先安靜在神的面前,問祂「主阿,我該怎麼樣為這位弟兄禱告?」之後就隨著神所給的感動為對方祈求。有時候我也會問神,「主阿,祢有甚麼話想對他說的嗎?」,或者「主阿,他在你眼中是甚麼樣子?」。如果神給我的話說完了,就繼續等候祂或結束這一次的禱告。神讓我學習到,我完全沒有必要在等待中覺得尷尬或窘迫。忠實地傳達神的心意,才是我需要做的。如果沒有感動,就單純地祝福對方就可以了。有時,僅僅是按手陪伴在服事對象身旁,就已經是神的愛最好的表達。 第一次服事時,我緊張到不知道自己在說些甚麼。但神真的是信實的神,一位弟兄在我禱告完之後,馬上轉身給了我一個大大的擁抱。我愣在那裏讓他抱著,我想應該是神真的觸摸了他吧。 在那天晚上結束服事回到座位上時,心裡突然湧現一個聲音「去為一位帶圍巾的弟兄禱告」。雖然曾聽說過神如何這樣的啟示人去服事他人,但從來沒想過會真的發生在自己身上。當下我告訴神,「主阿,我覺得這蠻特別的,但如果真的是祢,我願意試試。」但走遍近500-600人的會場,竟然連一位戴圍巾的弟兄也沒有。正納悶時,神讓我看見一位弟兄披著圍巾,站在門外走道上與朋友談天。我有些不好意思打擾他們,就回到座位上坐著。 但神不斷的攪動我的心,在有點不堪其擾的情形下,只好硬著頭皮又走回去。我對那位弟兄說,「我知道這聽起來有些奇怪,但神感動我為一位圍圍巾的弟兄禱告,而您恰巧是會場中唯一的一位,不知道您願意讓我為您禱告嗎?」出乎意料的,那位弟兄相當的樂意。當我們兩個走到一旁準備開始禱告時,他告訴我,他這一陣子一直在尋求之後的方向,而且他也已經在一些個人的問題中掙扎了好一段時間了。所以,他其實是真的需要有人為他禱告的。 結束為這位弟兄的禱告後,我問神,「主阿,這樣的經歷是要告訴我甚麼呢?」神讓我看見,當我在問題或罪中苦苦掙扎時,祂並未因此而遠離我。祂也是這樣穿過千百個人來找到我。祂知道我,祂看到我的掙扎,而祂從未撇棄我。我永遠不是孤單的,不管中間有多少的阻攔,祂依然會翻山越嶺來找到我,幫助我,帶領我脫離目前的處境。我也永遠不需要擔心神會錯過我,神既然會讓整個會場中只有一位弟兄帶著圍巾,祂也同樣會讓我需要的幫助精確地在祂所預備的時刻臨到我。 神,真的是個好神。   Read more [...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