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log

翻譯生活

回到台灣滿一個月了。在這個等待的季節裡,很感謝神給了機會,協助翻譯一些IHOP的講道和教材。 翻譯的過程並不複雜。每次拿到新的材料時,我會先讓自己一邊聽講道一邊進行,以求更深地理解作者的原意。完成之後,再把所引用的中文經文一句一句的貼上,最後校稿。 這真的是神很大的禮物。我不是專業的翻譯工作者,能夠有這樣的機會,本身就是一種祝福。同時,在翻譯的過程中,最先學習到的人,其實是自己。許多的材料,都讓自己有很多的獲得。 翻譯其實是咀嚼作者的意旨後,用自己的話說出來。因為如果只是將文字轉為另一種語言,常會得到一些令人哭笑不得的詭異中文。另一方面,最後的成果也不能偏離作者的原意。也因此,翻譯中常常需要去反覆思考一個句子,尋求神在當中真正的心意。 當這樣的過程不斷重複時,有時還真的不是那麼的浪漫。 今天晚上翻譯時,突然想到,那些翻譯聖經的人,又是一個怎麼樣的心情呢。 那樣的壓力應該是很沉重的吧。在翻講道時,我常在意自己是不是扭曲了作者的原意,進而可能使讀者產生錯誤的認知。真的無法想像,如果翻的是聖經,那會是多大的壓力。而且,在完成時,其實並沒有太多的人會去注意到他們的付出。是多大的愛,讓他們願意這樣默默地擺上?神的國度中,又有多少像這樣謙卑的無名英雄? 應該是一群被神的愛所深深吸引的人吧。 因著被愛,所以渴望用自己的生命來回應這樣的愛,也渴望著別人能夠經歷到這樣的愛。 期待有一天,也能夠被這樣的愛所充滿,在其中,找到自己真正的生命。

IHOP實習課程 Track 2 實習見證— 醫治事工 (Healing Ministry)

Track II的重心放在各種事工實務的學習。每個禮拜的主題都不太一樣,從禱告事工、先知預言(Prophecy)、醫治(Healing)、釋放(Deliverance)到傳福音(Evangelism)都有。除了課堂上的教導外,也有許多實際操作的機會。 這兩個禮拜剛好都是醫治事工的實習。 實習和正式的醫治事工一樣,三個人一組,每個人都有機會擔任組長。但小弟不才在下第一個禮拜有些小遲到,抵達時大家已經分組排排坐好了。正想說是不是該切腹去應徵病人時,帶領的同工很親切地問我說要不要試試看浸泡禱告(Soaking Prayers)。 浸泡禱告是醫治事工前階段的預備過程。當弟兄姊妹進入醫治室(Healing Room)時,會請他們先填寫資料,例如姓名、可不可按手在頭上或肩上、願不願意讓不同性別的同工服事、疼痛的程度等。然後請他們在一個區域坐著等候,並送上聖餐讓弟兄姊妹領受。醫治室中有同工演奏著輕柔的音樂,弟兄姊妹可以放鬆地與神親近。同時,會有同工走到座位的後方,按手為他們祈禱,這就是浸泡禱告。 等候區中很快地就坐了一些人。帶著些許的緊張,我開始走到他們的身後,小聲地取得同意後,輕輕地把手放在他們的肩上。出乎意料的,我開始感覺到聖靈在每個人身上不同的工作。有的人是一陣溫暖的微風,有的則是一股迷人的香氣。有的是清冽的池水,有的是醇厚的膏油,也有的是湧流的泉源。我驚喜地發現,神是如此地愛著每一個人。而且,祂的愛是如此地的特別,對每個人的方式都不盡相同。相同的,是祂豐厚的慈愛和關懷。從祂而來的愛平靜而溫暖地澆灌在被服事的對象上,也不斷地流淌在自己的心中。這一刻我開始明白,在服事的過程中,受到祝福的,其實也包括了自己。 再一次地,如此深刻地經歷到在祂裡面的美好。 第二個禮拜,正式加入了醫治的小組。一起搭檔的,是一位弟兄和一位姐妹。心裡有些緊張,也有些期待,希望真的能夠看到神蹟發生在自己眼前。 醫治事工在流程上並不複雜。坐下後,先簡單詢問大概的症狀,並在取得同意後,讓其中一位組員用手蘸少許的油膏抹在對方額頭上,然後就開始禱告。結束時,會請對方試著感覺疼痛是否還在,或作一些之前沒有辦作的動作等來確認是不是得到醫治。 第一位弟兄因著過去的一些呼吸道感染,和內耳連結的通道有些無法除去的阻塞,腦中的氣壓因此也不是那麼的平衡。看得出來這個不舒服的狀態已經困擾了他好一陣子。遺憾的是,在兩次禱告之後,依然沒有明顯地改善。雖然醫治與否是神的主權,與服事者或被服事者的信心或靈命無關,但還真的有些小遺憾。 但神真的是信實的神。之後的一位弟兄是位慈祥的長輩。若干年前,因著病毒感染心臟的緣故而引發心臟病。之後雖然已植入調整器,但依然有心律不整的困擾。在為這位長輩禱告時,心中有種異常地平安。不過在禱告結束後,大夥開始面面相覷,不知道該如何確認症狀是否改善,畢竟總不能現場大家直接「開心」一下。這時突然想起中學時學過把脈量心跳。弟兄也很大方,讓我直接抓著他的手腕。一開始,脈搏很明顯地有些紊亂。這讓我心裡有些沉重,不由自主地就在心中禱告了起來。奇妙的是,就在那一瞬間,脈搏的跳動開始恢復了正常。感謝主! 另外有位韓國籍的弟兄,因著這幾天鏟雪的緣故,起床後頸部相當疼痛,連點頭打招呼都有些困難。這在重視禮教的韓國社群中,著實為他帶來了不少的困擾。在和另一位同工接替的兩次禱告後,雖有些改善,但依然不太能夠動作。然而就在第三次的嘗試後,不但只剩下輕微的痠痛,脖子也開始可以轉動自如。同時,有些人雖然沒有獲得明顯的改善,但在醫治的過程中,也真實地經歷了神明顯的同在,以及肢體中溫暖的愛和關懷。看著他們滿足地離開,我們心中也被神的愛所深深地感動。 感謝神,因著祂的信實和慈愛。

其實,神很喜歡你 2 of 2

所以,神很喜歡你。 而我們所面對的問題在於,這些都是在靈裡所發生的事。所以,我們無法用自己的感官或情緒來體會。我們能知道這一切的唯一途徑,是祂的話語。當神透過祂的話,藉著聖靈,將這一切啟示給我們時,我們將能在生命中真實地經歷這些不同。這是個一生的旅程;好消息是,神渴望幫助我們,陪伴與我們一同走過這一段改變而更新的路。 很多時候,神喜歡我們的這個事實並不是那麼地容易接受。因為這可能與我們過去所經歷的完全不同,我們也已經習慣了靠著肉體和情感所累積的經驗活著。縱使重生,我們的肉體仍舊是軟弱的,情緒上也依然存在著許多的創傷。但透過神的話語和聖靈的幫助,我們的情緒和肉體將慢慢地被改變和更新  (羅12:12)。我們所需要作的回應,是「竭力進入神的豐盛」— 努力透過禱告和話語,藉著聖靈的幫助,使神話語的真實來掌管自己的心思和情緒。 例如,雖然神的話告訴我,神已經愛我、喜悅我了,但我可能完全感受不到。所以我可以這樣禱告 — 主阿,謝謝祢愛我。我不需要求祂愛我,因祂已經是愛我的。而當我把這樣的事實,放在我和神的對話中時,神的愛將會透過聖靈的工作,一點一滴地進入我的心(羅 5:5)。 這和努力贏得神的喜歡不同。神已經是喜歡我們的了。這是任何人都拿不走的,包括我們自己。確實我們還會犯罪,也會軟弱。但這不影響我們被神所喜悅的事實。因為祂所看見的,是我們一顆願意的心。祂知道這是我們生命成長的過程。因此,縱使在我們跌倒時,神依然喜悅我們。我們可以放心地來到神面前,承認自己的罪,尋求祂的饒恕,然後再試一次。如果又跌倒,就再認罪獲得饒恕,然後重新再來過。 因為,軟弱並不是悖逆。悖逆是指當人犯了罪時,仍不覺得有悔改的必要,或者將神的恩典當作縱容自己繼續犯罪的最好理由。這與我們因軟弱而掙扎不同。我們之所以掙扎,其實就是因為我們並不願如此,但心思、情緒和肉體上的軟弱依然影響著我們。神喜悅這樣一顆願意的心。祂並不是等到我們完全悔改「成功」後才喜悅我們。在這一刻,祂就已經為我們的掙扎而感動。而我們所需要做的,是去發現這樣的真實。 其實,神很喜歡你 1 of 2…

其實,神很喜歡你 1 of 2

很多時候,神比我們所能想像的,都來的溫柔。 祂並不像個教練一樣,冷冷地在一旁看著我們甚麼時候才學會我們的功課。祂是一個異常慈愛和有耐性的父親,知道如何一步步地帶領我們,在過程中不斷地給我們恩典、保護我們和鼓勵我們。祂不看結果,而是看我們的心。縱使總是沒有辦法作的完全,祂依然喜悅我們那一顆願意的心。 因為神喜歡你。 神喜歡我們的原因,首先就是保羅在哥林多後書所說的,「若有人在基督裡, 他就是新造的人。舊事已過,都變成新的了(林後 5:17)」。神愛世人,但祂只「喜悅」重生得救的人。我們是個靈(spirit),擁有魂(soul;指各種心思、意念和情感),住在身體(body)裡面  (帖前 5:23)。新造的「人」,其實是指我們的靈,也是我們在神眼中真正的身分。當亞當犯了罪,雖然心思和肉體依然活著,但靈裡面已然死去。但在我們接待耶穌的那一刻,祂的寶血使我們原本已死的靈活了過來,聖靈開始住在裡面,與我們的靈合而為一  (林前 6:17)。「舊事已過,都變成新的了」,正是指一切與我們靈有關的事物都變成新的了。也因此,我們將永遠被我們的父神所喜悅。這不是我們努力掙得的工價,而是耶穌所賜的恩典,使我們在神眼中成為完全的義(林後 5:21)。當然,這不是指我們未曾犯罪,或未來不會再犯罪,而是耶穌基督已經為我們的罪付上了代價。 同時,自重生得救的那一刻起,我們開始對神有一顆願意的心 (太 26:41)。這是神透過聖靈所賜的美好禮物,也是神喜悅我們的另一個原因。我們開始渴望對神說「是的(Yes)」,渴望更認識祂,渴望與祂交談,與祂親近,渴望能更順服祂。這樣的渴望不是出自於我們的肉體,更不會是出自那惡者,這是聖靈的美好工作。而在我們的心朝向神的每一刻,都讓神欣喜不已。 神有一顆美麗的心,這也是祂喜歡我們的原因之一。祂的心裡充滿著各樣熾熱的情感、溫柔,和愛;而當祂用這樣的心來看我們時,我們都是美麗的。祂對我們的感覺、觀點和看法,都是從這樣美好的本質中湧流而出。祂看我們不像人看我們。人看我們的外表,祂則看我們的心 (撒上 6:17 後段)。每當祂注視著我們時,祂眼中總是充滿著對我們的愛、關懷和各種美好情感。所以,祂喜歡我們。 最後,神其實是用永恆的角度來看我們。祂不僅看到我們的昨日、今日或未來一兩年的樣子,祂看到我們在永恆中的美麗。祂看見有一天,當祂的旨意完全成就在我們身上,也就是我們將永遠與祂同在時,我們會是何等的完全。祂知道我們在那一日的美好,而那美好在現在就已經深深地觸動的祂的心。 to be continued…

關於傾聽神的聲音 — 一段九年的路

大約在信主的第二年,我開始有個感動,神似乎在呼召我進入大學校園從事福音工作。 問題是,我一直覺得自己無法清楚聽見神的聲音,這也是我信仰中最大的掙扎之一。因此,當神這樣呼召我時,雖然心中充滿感動,但總是有些忐忑 — 這可是關乎一生的決定,萬一搞錯了怎麼辦? 但如果真是從神而來,又怎麼辦? 因著對校園事工的熱情,縱使心中總有些揮之不去的疑慮,我開始走上學術的路,希望成為一位大學教授。也開始用盡所有自己知道的方式,希望能夠更明白神的帶領。我相信,神是愛我的,如果這不是祂的旨意,祂會讓我知道。屆時只要即時轉換方向,一切都還來得及。 我決定從財務改念法律,一個我真正具有熱情的學科。神也讓我順利地進入法研所。我發現自己非常喜歡學術研究,各種法學理論都深深地讓我著迷,成績也不錯。幾次的教學機會,也都獲得不錯的回應。教會的青年對我有一定程度的信任和歡迎,牧者和屬靈長輩們也認為我適合從事校園工作。我心中開始有些篤定,覺得也許這真的是神所預備的道路。 在台灣,大學教授最好能夠有博士學位。因此在畢業後,我決定出國。為了更完整地裝備自己,我先工作了一陣子以了解實務運作,並在兩年後辭去職務,專心地準備出國念書。在美國,法律的博士班申請必須先擁有一個當地的學位。神也再次的開路讓我進入一個我認為不可能申請到的研究所。當畢業的那一年申請博士班時,我開始有了些信心,相信這是神的帶領。 但兩個月後,我發現我被所有的學校所拒絕。雖然沮喪,但其實並不意外。全美法學博士班的名額本來就相當的稀少,且大多位於排名前20的學校。我沒有律師執照,沒有任何學術資歷,更沒有發表過任何的文章。在眾多強者的環伺下,被刷掉其實是很正常的事。然而,我對神的旨意開始有著些許的困惑。又一次的,我來到了神面前。這次,神不只重新給了我勇氣,更給了我神蹟。在接下來的六個月裡,我通過了紐約州的律師考試,成為波士頓大學法學院的訪問學者(visiting scholar),並在台灣的法學期刊發表了兩篇文章。「這真的是神所引領的路!」 我心中是這樣吶喊著。2012年的春天,在九年的預備之後,我相信自己終於等到了收割的季節。 但神似乎開了我一個大玩笑。我再次接到一封又一封的拒絕信。雖然總是在禱告或聚會後,充滿希望地重新期待著下一次的通知,但總是無法如願。隨著時間的過去,沮喪、困惑,甚至是憤怒慢慢地湧上心頭。我不了解,神所預備的路為什麼會是這樣的結果。我苦苦地思考著每一個環節,不斷地反覆檢視,到底是在甚麼時候誤聽了神的話。沮喪的是,我發現我確實已用盡了一切可能的方式,試圖跟隨神的帶領。我開始問神,如果這不是祢的路,為什麼不早點用我可以知道的方式跟我說? 我不是盡了一切的努力,嘗試明白祢的旨意嗎? 這一路上得到的印證又算甚麼? 這一切都是為了祢的國度而作的,為什麼要這樣對我? 而神似乎消失了。我所得到的回應,只有一片的死寂。 受到過去的影響,我的自我形象其實相當地破碎。在信仰的路上,也不斷的在罪中掙扎。因此,我總是覺得自己不夠聖潔,也不夠追求。在這樣的背景下,我開始覺得這一切會發生其實是因為神討厭我。祂花了九年的時間,就只是為了確定我把我的髒手移開祂的國度。我開始對神感到恐懼,更感到可悲 — 因為抵擋我的,不是這個世界,而是神祂自己。到後來,我連跟神生氣的力量都已經失去。我覺得自己一事無成,也厭倦了信仰上的不斷掙扎。我徹底的輸了。看著緩慢駛近的地鐵,我想,只要再往前一步,就可以結束這一切。 諷刺的是,縱使非常地不情願,在我心中,我依然認為,如果有任何人可以救我,那只有神。縱使神如此地討厭我,祂仍是我唯一的希望。如果聖經所說的都是真的,也許,我還有救。 在這樣的情況下,我來到了IHOP。先是8天的Immerse,然後是半年的Intern。 然後神真的救了我。 神真實地走進了我的生命。紛亂的想法和狂躁的情緒漸漸地平息,心中開始出現一種沒有過的平靜。一點一滴的,神對我的情感變得真實。也很自然地,開始聽到神的聲音。我逐漸地從過去的陰影中被釋放出來。神的愛溫暖且持續地進入我的心,不斷地醫治著過去各種的傷害。第一次,在20年之後,我在禱告室裡哭得像個孩子。我開始享受和神之間前所未有的親密。許多信仰上的掙扎和壓抑,逐一地得到釋放。我開始在神面前放鬆,身上的重擔也不斷地被神挪去。我只覺得好輕鬆。終於,我找到了永遠不用擔心失去的愛,也找到了自己生命的價值。 當我問神,為什麼要有這九年的經歷時,祂告訴我,如果不是因為這樣的過去,我無法經歷現在的生命。神讓我看見,曾經的許多遭遇,其實都是讓祂進入我們生命中的機會。如果不是神把所有的門都關上,我不會來到這裡。我將活在自己的世界中,試圖用各種的成就來證明自己,甚至是去證明神,縱使祂從來就不需要我為祂證明些甚麼。也許我會成為大學教授,但有一天,我的破碎將吞噬自己。而對神來說,重要的是我,不是我能為祂做些甚麼。祂的兒女比任何事物都來的重要。神渴望醫治我,渴望我能知道祂的愛,和祂對我的喜歡。問題是,雖然祂甚麼都可以給我,但祂無法強迫我去接受。因此,神暫時性地關閉我生命中所有的道路,使我停下來,看見自己生命中的問題。這所有的過程,其實全是為了使我能夠與祂真實相遇。當我真正地認識祂時,我也將找回我自己。而有一天,當我遇見類似遭遇的人時,我將能夠理解,那種為了神全然擺上卻遍體鱗傷的痛。我將能夠安慰他們,陪伴著他們一同走過。 我也開始明白,其實我可以不用活在聽不見祂聲音的恐懼中。因為我終於知道,也許我聽不見祂,但祂聽得見我。也許有些事我並不了解,但祂一定有個好理由。因為,祂是愛我的。而我,也永遠都在祂的愛中。 如果您想知道更多關於如何傾聽神的聲音,歡迎參考此系列信息。

如何傾聽神的聲音

下面的內容是由一些自己的心得和與 Intro 的小組輔導(Core Leader)的討論內容整理而成,並不是Intro或IHOP-KC課程的正式內容,但依然希望能夠提供一些參考。 「3 他 使 我 的 靈 魂 甦 醒 , 為 自 己 的 名 引 導 我 走 義 路 。4 我 雖 然 行 過 死 蔭 的 幽 谷 , 也 不 怕 遭 害 , 因 為 你 與 我 同 在 ; 你 的 杖 , …

如何傾聽神的聲音 Read More »

IHOP實習課程 Track 2 實習見證— 與一位父親的對談

原本以為只是一段很簡單的閒聊而已。 對方是在Track 1時幫助我很多的一位弟兄。Track 2之後,互動的機會減少了許多,一直覺得該找時間好好聊聊。也想請這位弟兄喝杯咖啡,聊表自己的謝意 (結果弟兄很客氣,還是沒讓我請)。 坐下來,聊得很開心,很美好的一段時光。我請教他一些信仰上遇到的瓶頸,他也透過經驗給了我許多寶貴的意見。 已經夠好了,但神總是那麼地出人意料。 我和我父親從小在情感上相當的疏離。過去的一些事件,實質情感上交流的缺乏以及言語上的傷害,我和父親在情感上幾乎是斷絕的。許多的傷害和負面情緒長期地蓄積在我的心中,自我形象和人際關係都存在著許多毀滅性的極端。兩年前父親信主之後,彼此的關係開始有了顯著的進步,但過去的事情和影響總是揮之不去。 因為在Track 1時,每個人都有機會分享自己的過去和見證,這位弟兄知道我這些事。 當我們聊到神在Track 1中如何地啟示我東北亞家庭的父親在情感上的缺席時,他告訴我,他有些話想跟我說。 他說,前些日子,他寫了封信給他的兒子。他兒子在年紀上跟我沒有太大的差距,這位弟兄也差不多是我父親的年紀。在信裡,他告訴兒子,他很抱歉。他告訴他,很多過去對他所說的一些否定、負面的話,其實都不是真的。他希望兒子可以不要再去理會這些謊言,在耶穌裡沒有任何阻攔地活出豐盛的生命。 他告訴我,身為一位父親,他最不希望看到的,就是自己的孩子受到傷害。但出於對未來的期待,他有時對下一代非常的苛刻。例如在雙方談話的焦點中,似乎總是停留在那些他認為他兒子還可以再進步的部分。他從來沒有想過,他親手對自己的孩子造成了多大的傷害。他告訴我,身為上一代的父親,他對我這一代的孩子感到非常的抱歉,特別是那些過去所造成的傷害。因此,如果可以的話,他希望可以代表我的父親,向我道歉,希望我能饒恕他們身為父親的的不足。 他哭了,我的眼睛也開始有些潮濕。我感覺到一位父親在無意間傷害了自己的下一代時,心中的後悔和疼痛。我開始感受到我父親對我的心,他的掙扎和無助,還有他其實是何等地愛我。 神似乎伸出了祂大能的手,開始在我們心中作醫治的工作。我原諒了他,也開始請求他的饒恕。我請他原諒我對自己父親的悖逆、苦毒和不諒解。我們在咖啡廳中擁抱著對方,彼此請求著對方的原諒,也彼此饒恕著對方。在這樣的過程中,我感覺到脖子上的一些箝制似乎消失了,感覺好輕鬆,甚至還有些過去因過度緊繃而產生的疲倦。肩上似乎不再扛著一些東西。雖然說不上來,但有些事似乎已經不同。我想寫封信給我爸爸。 那位弟兄離開之後,我坐在電腦前。神的愛似乎不斷湧流進我的心中,異常地平靜。我寫了封信,簡單大略地告訴了我父親關於過去的一些事。我各訴他我選擇原諒,也請他原諒我那些讓他傷心甚至是憤怒的時刻。我告訴他,我愛他,而他永遠都是我心目中的英雄。 其實到現在這一刻,我依然不是很清楚這件事情的真正意義,但我知道只有神才能讓生命變得如此不同。只有祂,才做得出這樣的事,使父親的心轉向兒子,兒子的心轉向父親。神是愛,這比一切都還要真實。 如果您希望了解更多關於神身為父親的心,您可以參考此系列。